2009年7月10日星期五

「疚」由自取

近年報張或電視台都不時播出許多關于大馬本地華人的生活,人文,歷史的記錄片与報導
其中有一個話題令我感處良多 那就是我們世代相傳的"方言"
報導中常听到兩鬢斑白的老人家 碟碟不休的感嘆 流數千年的方言漸漸失傳或段流
眾所周知 方言与籍貫相同 各處不同地域有不同的語言 有的比起華語更渊远流长
隨著時代更迗 隨著數十年我們都被教育以華語為主 以華語為尊 方言成了非主流而更不能登大雅之堂之語

還記得就讀小學時在校院內 不得说方言 廣東話 潮州話 福建話 海南話 廣西話等等 一律嚴禁
犯者輕則口訓 重則記過 如果在學校身居"要職"的同學 也可能因此被革職治罪
從小我們就被教育成把方言當成洪水猛獸 在家里父母也盡其量与孩多说華語

當我看到電視或報張上 常有一些學者或一些從事相關工作者 常抱怨時下的年輕人都不會自己籍貫的方言
但是這些所為的學者与長輩們卻忘記了當年是他們以華語唯一 唯尊 而搖旗吶喊
當年在學校里犁庭掃穴般嚴刑峻罰的師長們 卻在此時嘆息現在的年輕人數祖忘典對自家的方言一竅不通
而那些什么廣東會館 潮州會館 客家會館等等 一直都是華教的強力資持者 不論在財力或人力上
但是沒有一間學校成立一個學會教方言或傳播方言 与此同時在校院里不難找到林林总总的學會 就是找不到一個粵曲或潮曲社.

兩千多年前贏政把中國車同軌、書同文、錢同幣、幣同形、度同尺、權同衡、行同倫、一法度的大一统局面 卻沒有語同言 但近這几+年大馬華人 由其所為教育界之人只以華文獨尊 一并把淵久的方言嗤之以鼻
至令又怨怪年輕一代對這些方言与相關傳統不感興趣 因而不得以傳承因而沒落

如今各籍貫的方言漸走末落或消失 真的是現在年輕一代的責任嗎?

17 条评论:

Wois 说...

真的是疚由自取。

当一件事情被忘了,人类才会不断努力去挽救。方言是不会没落的,因为中国讲方言的人多得很,而且保存得很好。

至于在大马中国的方言,已融入了本土文化,本土色彩,本土特性的方言,会逐渐被没落,也会失传。所以吉安搞了一个活动,《乡音采集》,尽量收集一个民传,口传的音乐,诗句,故事,声音记录下来。

还有,吉隆坡的客家人都全说广东话,不说客家话。怡保也越来越少人说客家话。至于广东话和福建话则越来越多人会说。但一些民间口传术语就失传了,这也是现代人不会的。全说的方言,都是没有地方色彩。

更甭说福州话,琼州话,海南话,慢慢地被遗忘。

chrisiew 说...

是咯是咯~
虽然我从小讲广东话大,
可是还是有些字会讲歪掉~
每种语言都有自己本身的意义,
不应该忘记 =)

[SK] 说...

還好, 我也還會廣東話, 福建話, 潮州話, 還有半桶水的客家話.. :p

[SK] 说...

唔好意思, 咎由自取個「咎」字係咁寫嘅.. 不過你個「疚」字其實都make sense嘅~~

Danny 说...

a very deep entry.. dun understand 100%
but luckily i know my dialects.. and some of other ppl's as well..lol

tagnan 说...

Wois: 原來你也有听吉安考古 但愿這些优美的語言能代代相傳

chrisiew: 你本身是廣東人嗎?

SK: 福建話, 潮州話, 客家話我都是半桶水 唯有廣東話可以見得下人
知我者莫過於老兄你 只因覺得這「疚」比這「咎」更合其意

tagnan 说...

Danny: 一般福建人都能講福建話 听聞唐朝人是話福建話的

山城大熊 说...

笔者从小在讲粤语的环境长大,而且深受港式粤语影响。以前祖父在世时,他讲的顺德家乡话(粤语系的一个分支)更有一番风味。其实单单是粤语,就有很多分支,例如广东中部的中山话、新会话、顺德话、台山话,广东东部就有潮汕话,广东北部则是梅州话(客家话分支)等。

而所谓的福建话更为复杂,主要分为闽南的厦门话,闽中的福州话,闽南与闽中之间的仙游话/兴化话,还有闽北话。

其实有些家常话如果用粤语或闽语来讲是非常有趣,而且粤语/闽语保留了大量古语文,唸唐诗,很多时候用粤语会比华语更传神呢!当然笔者不是在此鼓吹讲粤语,毕竟华语才是华社的共同语言,但保留方言也不会是损失,不用视如洪水猛兽!

以下是一些很有趣的广东俗语, 很多经己被遗忘了或被目前的新潮流”潮话”所取代, 看看你又认识几句。

> 陳年生草藥 ,發爛渣
> 肥佬着笠衫 ,幾大就幾大
> 灶君上天 ,有嗰句講嗰句
> 火燒猪頭 ,熟口熟面
> 黄皮樹了哥 ,唔熟唔食
> 纸紥下巴 ,口輕輕
> 壽星公吊頸 ,嫌命長
> 隔夜油炸鬼 ,冇厘火氣
> 火燒旗桿 ,長炭
> 冇耳藤喼 ,靠托
> 周身刀 ,冇張利
> 断柄鋤頭 ,冇揸拿
> 隔年通勝 ,唔值錢
> 十月蔗頭 ,甜到尾
> 火麒麟 ,週身癮
> 幡桿燈籠 ,照遠唔照近
> 潮州二胡 ,自己顧自己
> 生蟲拐杖,靠唔住
> 單眼佬老婆, 一眼睇晒
> 雷公劈豆腐,揾軟嘅嚟蝦
> 秀才手巾,包書
> 貓兒洗面,係咁意
> 魚生粥,啱啱熟
> 雞食放光蟲,心知肚明
> 番薯跌落灶,該煨
> 成吉思汗打仔,大汗叠细汗
> 阿崩叫狗,越叫越走
> 细路哥剃頭,快嘞快嘞
> 床下底破柴,包撞板
> 濕水棉花,冇得弹
> 鼎湖上素,好齋
> 深海龍躉,好瘀
> 蒸生瓜,神神地
> 老公潑扇,凄谅
> 老婆担遮,陰公
> 年晚煎堆,人有我有
> 倒掛臘鴨,油嘴滑舌
> 鬼佬月餅,悶極
> 阿茂整餅,冇嗰樣整嗰樣
> 鼓油撈飯,整色整水
> 賣鯇魚尾,包搭嘴
> 老鼠跌落天秤,自稱自
> 灶君跌落鑊,精神
> 跪地餵猪乸,睇銭份上
> 撒路溪銭,吸引死人
> 閰羅王開賭檔,揾鬼買
> 十月芥莱,起晒心
> 山草藥 ,up得就up
> 灶頭抹布,又鹹又濕
> 賣鱼佬洗身,冇晒聲氣
> 鹹蛋滚湯,心都實晒
> 海軍對水兵,水鬥水
> 阿蘭嫁阿瑞,累鬥累
> 孔子搬屋,全部書
> 醉酒佬數街燈,唔知幾盞

山城大熊 说...

在大马,方言、籍贯又与地方性有着密切的关系。例如在我州,山城中心地带是以广东籍人士居多。而在山城外围地区如靠近锡矿的新村又以客家籍人士为多数。离开山城到了60公里以外的燕子城与淡水镇一带就是清一色的福州籍人士。而再离开30公里到了海边渔村以及从沿海北霹雳到下霹雳一带就是闽南籍人士天下了!

Danny 说...

abang .. i'm HAKKA la... ;p

tagnan 说...

山城大熊:
我還記得小時候跟媽媽回怡保 大家都说客家話
但現時已很少听到了 偶而才從一些"老家伙"在講
謝謝你的有趣的广东俗语 以下有兩句 請猜猜看:

太監騎馬

閰羅王嫁女

Danny: 哦... 難怪你甘正

山城大熊 说...

太监骑马--冇撚得頂(第二个字是粗话哦!太监去势后没了小弟弟,骑马时当然没得顶咯!哈哈!

閻罗王嫁女--揾鬼要

还有以下两句跟閻罗王,猜猜看又是什么?
閻罗王探病
閻罗王招工

tagnan 说...

閻罗王探病--死硬
閻罗王招工--找鬼做
唔知對唔對 哈哈...

老颜 说...

大势所趋,单单华教运动就已经遇到那么多阻力了,方言在三语教育压力下,只能慢慢被淹没了。

chrisiew 说...

我想我是吧~ 我也不懂自己是什么人,哈哈..
总之在家是讲广东话而已咯~
我很羡慕那些人会讲福建客家话~
我有偿失学,同事都说我讲得像泰文~
sa wa dee ka~ lol~

tagnan 说...

老顏: 方言經千錘百鍊 但愿不會在我們這一代而消失吧

chrisiew: sa wa dee ka~ 是泰文啊 而且 ka是女子用的 Cup是男了用的

chrisiew 说...

哦是吗?真是paiseh咧~
sa wa dee cup~~~ hah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