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1月23日星期日

來之 安之



好久沒背起行囊了 好久沒当个背包客了
第一次一个人旅行是十多年前跟团到曼谷, 一个人背包是好多年坐火車到普吉, 这次再拎起背包买机票的最后一分钟把天使之城的曼谷換成了北緯16°48',東經96°9的仰光 - 和平之城

當亚航有直飞仰光就想到有千塔之国的缅甸, 但苦于身边朋友無人对这唯一不对外"开放"的東协国家而感兴趣. 而我更对这只须兩个半小時机程的地方所了解得少得可怜, 在出走之前走遍城中大小书局, 有关这從上个世纪六十年代便开始军人独裁统治的国家也只有仅仅一本英文的Lonely Planet, 中文似乎只有在别人游记中提过. 而今的我也只知道缅甸有个她 - 昂山舒吉
1948年从英国人手中争得独立, 却一连串的事故, 暗杀, 政变, 军人统治, 西方制裁使这曾是全亚洲最富有之一的国家经济停滞不前一直停留在上世纪的40 50年代.
但是正因为这个原因我才选上了她

出发前兩星期工作排得密密麻麻, Visa到出发前一天才從云顶赶下山拿到手. 还好4.35pm的班机給我有少许的時間沉澱一下心情, 友人1點整把我臷到KL Sentral 2點到机场, 做了check in后便到McD狂吃, 因为真的不知到了那边是怎么样的光境.

飞机准時降落, 崭新的机场令我有点措手不及, 破爛的面包車更令我有點傻眼. 車子驶出街上路灯不多零零落落的, 放眼望去四处暗沉, 只有路上車辆的灯光和一些住家露出的灯火. 十多度的凉风吹著我忐忑不安的心情, 很想找到与東南亚一般城市的高樓和光亮亮的广告牌, 但一切都那么的漆黑, 灰暗的灯光只照到那斑驳己久的殖民地建筑物, 破舊不堪的洋楼里依然住著人家. 街头巷尾走著许多的男男女女, 十足花樣年華的场境, 好王家衛.

車子终于到了落脚的地方了, 沒有特色的内外, 还好房間有厕所, 热水, 冷氣. 洗了个热澡, 走到不遠挑了間最多人的"餐馆"坐下, 手指點點那专为游客所寫的英文菜單, 叫了个最安全好猪肉炒饭, 看了看四周再點了杯最多人喝的"hot tea". 車子在店外不停走过, 廚房我也不敢多看, 心中求神拜佛只要不難吃又吃我不死就南無阿彌陀佛了.

不久香噴噴的炒饭不禁令我眼前一亮, 己饿坏的我不理饭热乎乎就大口大口的往觜里送. 十多分钟就己见低了, 只不过饭炒得太油. 喝一口奶茶更是惊人的好喝, 濃濃的茶与甜甜的奶竟然能如此水乳交融, 冷冷的晚风緩緩流过, 吹干了剛才狼吞虎嚥的汗水.

明天怎麼樣?! 既來之 则安之 沒有期望常会帶來驚喜 放下而自在

1 条评论:

墨鱼的第八只手 说...

真巧,我三月尾将会背包去仰光,四天三夜的旅程,也没什么准备,也不知道有什么景点,到时就随性、随缘、随喜吧!!

进仰光需要Visa吗?!! 我还不知道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