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12月20日星期六

登彼岸



挺著又疼又麻的腳,從吉隆坡到擯城,只要坐的姿勢稍有不對,那又疼又麻的感覺立刻從大腿至小腿, 真的令我“坐立難安”。巴士剛過收費站,我便要求司机停在不遠的休息站,除了在這里等我擯城的同事之外,迫不急待的要下車舒活筋骨。


我擯城的同事, 她已在休息站的不遠處等我. 我們的第一站是在北海新開的Jaya Jusco,不知道是不是受金融風暴的拖累,整間購物中心都是靜悄悄的。不久我們就离开了北海的Jaya Jusco,車子很快就駛進摈城大桥的收费站。

她突然問道:“富,你有想过自殺嗎?”有點給她這沒頭沒腦的問題嚇到。

我很快的回答说:“有,曾经想過。”


“在什么時侯你會想到要自殺?”她邊拿出touchngo,邊問

“當我久病不癒的時候,當我受到挫折的時候。”窗外傳來陣陣异臭味, 每次過大橋最受罪就是這個時候.

“為什么到最后沒有做呢?”她邊把窗拉上, 邊好奇的問

“因為我不想令愛我的人傷心。”車子順著車道進了大橋, 看著海上的, 在太陽的照耀下泛起點點鱗光.


當年爸爸去世后, 媽媽每天坐在客廳, 呆呆看著挂在牆上的爸爸的遺照, 或是把照片放在腿上,手裡拿著布, 不知是要抹去照片上的灰尘, 還是滴在上面的眼淚?!”

我這做儿子的又怎麼能讓她再傷心呢!” 我的頭轉向窗口, 不想被她看到我熱淚盈眶的樣子.


“你呢?妳有想過自殺?” 雖然我心里己經有了答問, 但是還是要問

!” 她很爽快的答。

那妳有想過妳的孩子嗎?” 我知道她十分愛她的“肥仔”。

“帶他一起去。”我有點惊訝她回答

“妳沒有權力去決定他以后的日子怎麼樣過,醬子很自私。”我一臉正經的说。

“這一點我知道。”她頭向我露出了一臉的苦笑, 似乎告訴我, 她也非常明白這道理.


“妳難道不怕媽媽傷心嗎?當年妳媽媽過得比妳現在更苦,也把妳們兄弟姊妹養大。她從來沒有放棄過,妳更沒有資格说放棄!”我知道她是個非常孝顺的女儿, 而且她媽媽不久前才從手術房出來。

你怎麼说的話, 跟我媽说的一樣.” 她很訝然的看著我。


“你有煩惱, 是因為你放不下, 妳放不下妳的車子, 放不下妳現在所擁有的物質。”車子的己到大橋中心, 這里曾是全馬自殺最熱門的地點之一。放眼望去看到剛申請成功進入世界文化遺產的喬治市。第一次到擯城時我才几歲,時間一晃就己近三十年了。經百年的滄海桑田,她依然漂亮如昔。


“在以前那間公司的時候, 我曾問過我媽媽, 如果我辭職的話, 收入會減少, 那怎麼辦? 我媽说, 沒關系, 錢賺少就用少一點, 最重要一家人在一起, 我們又不是沒吃過苦, 開心最重要.” 咋然想起星云大師说過, 良田万頃, 日食几何? 大廈千間, 睡眠几尺?

我媽媽也是醬子講呀.” 她回頭笑眯眯往我看來. 看著她的傻笑, 掐指一數, 從以前的那間童裝公司至今, 我們己經共事近十年了.


上次在你家, 你媽煮的雞是怎麼樣煮的?” 她又突然改了個話題, 她嘴饞的樣子挂在那肥嘟嘟的臉上. 看到她這個樣子我知道她是不會做什么傻事, 因為好吃的人是不會自殺的.

車子已過了大橋的另一段, 徐徐緩緩我們已登岸了.


6 条评论:

yee 说...

生,暂来;死,暂往

Danny 说...

DIE is never a solution for anything.. at least i think so :)

Wayne 施宇 说...

耶誕節快樂

愛你的人

匿名 说...

圣诞快乐

被你爱的人

Chris 说...

怎么突然这么有感触?

tagnan 说...

yee: 死亡遲早會來, 何必自找呢

Danny: 生死一念

施宇: merry Christmas and happy new year.
敬爱你的人

merry Christmas
愛.人

chris: 想起已過世的爸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