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12月7日星期日

果腹


四眼仔燒鴨, 恐怕沒有老饕不認識吧!! 賣燒鴨的伯伯雖己年到古稀, 但是看他手起刀落, 絕不啥糊, 不少顧客為了一解口饞也只好耐性在等著, 連鬼佬也忙按下快門, 這次赶時間沒有買只來嘗嘗, 下次我一定不會放過你, 哈哈.....


這位麻芝婆婆只身一人從一張簡單桌子至今有型有格的木頭車, 全都一個人搞定, 日晒雨淋, 一步一腳印的自己把事業做起, 現在她己是茨廠街的其中一個活地標了. 听说她的麻芝是曾經有高人指點過, 所以她的麻芝与一般的不同. 不信? 下次到茨廠街時買一盒就知道了.


豆漿/豆花是我的最愛, 肥佬豆漿水, 是除了"花姐"之外, 我中學時常光顧的檔口, 不知道肥佬是否像"花姐"般還記得我呢?


這檔羅漢果水從木頭車到現在的白鋼檔口, 從几個家庭成員幫忙至請外勞工作, 生意依然興旺, 可見它是真材實料. 而且現在更開了間分行在Mid Valley 呢!!


常听香港人罵人:"蛋散", 什么是"蛋散", 就是這東西啦!!! 甜甜的, 味道有點像"剎騎馬".



尋覓多時我終于在這檔几十年的茶果檔, 找到沒有酸味的白磄糕啦!!! 太另我喜出望外了, 還有馬來糕也十分好吃, 下次一定要多試几樣不同的茶果.
如果你也喜欢吃甜食的話, 這檔一定非試不可.



多年不見賣“煎燶包”伯伯, 幸而他依然壯健, 門庭若市, 一口气買了三件“煎燶包”和三件不知什么名的茶果. 味道依舊甜而不膩; 我又回到白衣青褲的中學時期.....



"冠記"云吞面, 曾与鄰近的"金蓮記"的福建面馳名新馬, 但是日月如梭, 勿勿數十年己過; 据说"冠記"己几經易手, 食物也大如前; 而"金蓮記"依然舊人在做, 味道還算可以.

食物的味道是文字所不能記載下來的東西, 失去了就永遠消失. 這次在十分偶然和傖促之下, 到茨廠街走了一趟, 前前后后花了不到三十分鐘, 還到了將要搬遷的大眾書局, 走馬看花似的走了一圈.



二十五年的風兩, 多少人在這里洛下他們的腳印足跡, 它己是茨廠街的其中一個地標, 但一切就快成為歷史了. 它是我中學時期的小天地, 時常窩在裡面看書, 中國歷史, 唐詩三百首, 倪匡, 金庸, 十万個為什么等等等




雖说市道不好, 但是這搬遷大減价, 的確非常吸引, 最低價到RM1, 大家買得不亦樂乎.



"細屋搬大屋"希望大眾書局繼續成為爱書之人的暖窩, 能成為馬來西亞的"誠品", 祝生意興隆

11 条评论:

[SK] 说...

我還記得15年前, 每逢禮拜六放學後, 和一班同學最流行的"週末消遣"就是去逛書局, 然後去茨廠街買點小吃的..

至於那個麻芝嘛, 最近同事買過回來吃, 我覺得也有點難吃囉, 沒什麼了不起~~

Wayne 施宇 说...

哪有可能成為大馬的誠品啦
大眾是走大眾格調的
我不抱希望啦
btw 你去大眾也不找我
我最近都在買書
去kinokuniya 買貴書
氣到我要死
大眾搬遷大打折有中文文學類跟英文好書嗎?
打折到何時?
另外
吃東西叫"果腹"
不是裹腹

老颜 说...

有时,成长的味觉记忆,也会构成好吃的绝大部分吧。

holy 说...

wayne,

opps... that phrase is my mistake. :P misinformed the writer...

tagnan 说...

Sk: 是同一档吗? 如果是的話就十分可惜了.

施宇: 前兩天我才去了一趟, 我想現在還在打拆.
我只是路过罢了, 前后花了五分钟, 超多人的.
都以中文书为主.
经已改正, 多谢指教 ;p

老颜: 所言甚是

holy: 怪小弟才疏学淺, 非你之錯. 要多谢你平時指点. ;p

yee 说...

没买到什么书吗?

holy 说...

tagnan:

快别那么说。。。看见你的文才飘逸,实在让在下倾慕不已。。。写得很好,加油。

Chris 说...

我唔钟意食鸭,所以从来唔叫"鸭"食. :p

squall 说...

真的很久没到那去了...

Editor: Keiron 说...

哈哈。。。 那个叫“蛋散”的东西好好笑哦。。。 是什么东东?

tagnan 说...

yee : 我只是路過罷了, 而且赶時間, 沒有多留.

holy: 多得你的錯愛, 確是我三生之幸.

chris: 咁下次我地去叫"雞"食

squall: 你很久沒去茨廠街或大眾書局?

keiron: 蛋散就是蛋散咯, 沒有特別好吃